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10万+”带来的流量和用户真的有意义?

2017年03月20日18:28来源:网络综合

  A5创业网(www.admin5.com)3月20日消息,上市三个月美图股价上涨了70%,市值达到761亿港元,如今更是连续上涨12天。

  去年12月15日,美图登陆港股市场,发行价为8.5港元,7个交易日后,美图一度跌到了7.46港元,跌破发行价,市值一度只有280亿元。如今股价如此疯狂地上涨,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有分析认为,美图主要是被中国内地资金炒起来的,有在美上市的“美版美图”Snap大涨作为参照物,美图成为游资的炒作标的,被当成次新科技股来炒。另有分析称,以“P图”和“美颜”等示人的美图,关于人工智能的野心逐渐被市场感知,而“人工智能”则是最近股市上最受欢迎的概念和新风。

  作为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美图的主要营收却是靠卖智能硬件即美图手机,硬件销售收入占比逐年增加到2016年上半年的95%。互联网服务及其他分部营收主要依靠在线广告,从收入规模和增速来看都很不理想,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分析师于建鹏表示:“鉴于美图更多的是一款功能应用,其创收能力并不强。不过,该公司正在努力将其庞大的用户群进行变现,如果能在社交、电商、内容或其他方面有所突破,将极大地提升其变现能力。”

  对于美图公司,看多派认为,坐拥海量用户的美图被严重低估,有望成为下一个小腾讯。看空的则认为,还处于巨亏的美图,仍没有找到盈利模式,暴涨完全是恶炒,背离了价值。

  尽管美图的模式能流行,但能否最终成功赚到钱,仍然是个未知数。资本市场,同时也是一个很“势力”的市场。在此,高速成长的互联网公司太多了,但市场最后能剩下的又有多少,投资人给美图的700亿估值,是否显得过高呢?

  相关阅读:

  美图 靠什么撑起80亿美元市值?

  美图股价连续12天上涨 市值突破100亿美元

  美图股价九连涨 会刺激更多初创企业赴港上市吗?

  股价10天涨1倍 市值飙升至676亿元 美图是大泡沫吗

  1

  上周一,30多岁的孕妇彭丽媛在燕山医院妇产科顺利产下一名男婴,母子平安。

  我是在朋友圈里看到这则消息的,医院的官方公众号当天在头条发送了这条“新闻速递”。这名孕妇当然不是你我都熟知的那位彭丽媛女士,但是,这条消息的确长着“10万 ”的脸。

  在同一天,“广州公安”则在公众号上发布了一个由“未来应用”外包开发的H5小游戏。这个游戏套用了一个比较常见的代码模版:你需要用手指点击不断从地洞中探出头来的薄熙来、谭力、令计划等人。但如果不慎打中了偶尔冒头的包拯,则会被扣分。

  

  当然不是每一个在燕山医院分娩的产妇都会得到官微的报道,“广州公安”的关注者中大概也没有很多“打地鼠”的爱好者。但是在如今,“10万 ”制造的恐惧和贪婪,足以驱动这些机构新媒体的运营者动用任何手段去捕捉眼球和刺激转发。

  但是,在这背后,却有一个始终没有被清楚回答过的问题:这类内容及其带来的流量和用户,对于新媒体背后的机构而言,真的有意义吗?

  2

  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在新媒体气候初成的时期,“官微”大多数也只是被简单地用作发布企业通稿、领导动态和产品广告的渠道。新媒体运营者总在吐槽,老板只把自己手里的号当成贴小广告用的电线杆,没有任何职业成就感可言。

  经典的营销理论认为,消费者认知企业信息的过程可以分为注意、兴趣、渴望、行动四个阶段(AIDA漏斗模型)。实际上,企业动态、产品宣传这些信息指向的是漏斗底部的直接消费者,这些信息要产生作用的前提是漏斗的上方有足够大的开口。早期“官微”广泛存在的误区就在于没有为获取漏斗上端的流量投入足够的精力和资源。

  

  后来,杜蕾斯们让“人格化”、“说人话”、“接地气”成为了机构新媒体运营的新标准。鸡汤、段子和对热点的追逐流行开来,这些现象的本质就是要求扩张漏斗上端的口径尺寸,最大程度地获取无差别的流量。

  然后就开始出现愈演愈烈的矫枉过正,从微博时代“早安、午安、晚安”一天三顿的鸡汤,到公众号时代的投票大赛、H5游戏、标题党、新年签……官微们炮制“爆款”的手法日新月异,流量和粉丝数成为很多机构新媒体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考核指标。

  3

  杜蕾斯之后,还有海尔和支付宝。但是模仿者很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无论安全套、电器还是电子支付,都是几乎所有人都会高频使用的产品和服务,所以从理论上说,能影响到的人越多越好,不需要有人为设限。但是,很多模仿杜蕾斯和支付宝的机构、企业,却并不是从同样的原点出发。

  2015年开始对外部企业开放广告位资源的海尔最为特别,这家公司甚至专门成立了广告公司来承接自己新媒体部门的营销业务。从这个角度说,海尔的新媒体已经不完全是机构旗下的新媒体,而是平行于机构本身的新媒体,有自己独立的业务和财务目标。问题在于:是否每一家机构和公司都需要拥有这样一个新媒体部门呢?

  

  当然,经常有人说,流量无过,大开口和粗放的流量并不影响漏斗底部的精准过滤。但是这种观点忽视了运营新媒体的成本。

  大多数机构不会在新媒体运营团队里投入太多成本,在很多地方,“新媒体运营”甚至都是一个“一人部门”。运营者因为身兼许多杂务,一般也无法吸引高级人才,企业拨予的预算也非常有限,甚至没有。

  无论人力还是财力都高度有限的前提下,把主要精力投入在扩张开口,获取粗放流量的方面,必然会导致运营者投入更少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新媒体和主营业务之间的关系,围绕用户转化构建有效的漏斗模型。

  4

  当然,“小编们”对新媒体运营并非没有自己的思考。

  在招聘网站上搜索“新媒体运营”,你多半会看到这样的职位要求:

  “有X年的新媒体运营经验”

  “熟悉网络媒体传播特点及网络流行文体”

  “懂得社会热点,在社交平台上及时响应”

  “是微博、微信的深度用户”

  “了解热门文章的传播规律,有爆文经验者优先”

  换言之,如果你决定以“新媒体运营”作为自己的职业,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多年里,用人单位对你的考察,都是从你是否会追热点,爱玩微博微信,写没写过爆款,懂不懂得如何涨粉。这当然会对一个职业新媒体运营者产生相应方向上的激励。

  

  这类似于企业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也存在“委托-代理”的矛盾——当企业利益和职业利益产生矛盾时,经理人时常会选择对自身职业发展更有利而非对企业更有利的做法。

  通过新媒体和企业、机构的主营业务形成有效的协同,为企业、机构带来漏斗底部的用户——这固然对当下的业务非常重要,但是假如你想凭借工作履历找到更好的工作,就没有那么大的作用了。新媒体运营者的下一个雇主完全可能和前雇主完全不在一个行业。这就让他们更难有动机去学习理解机构、行业的业务逻辑。

  他们非常清楚,当下一次坐在HR对面时,他们需要回答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你做过10万 吗?”

  5

  相比杜蕾斯和海尔,去年在VC圈内颇受好评的“峰瑞资本”公众号,可能提供了机构新媒体更值得借鉴的一种样本。和大多数VC业的公众号不同,“峰瑞资本”所推送的内容有大量是值得投资者、创业者参考的案例分享,原创程度也很高,这部分内容同样可以起到激发分享、获取流量的作用,同时它带来的流量更加精准,和机构的主营业务有密切的关系。同时,这又展现了峰瑞资本这家机构的专业度和聪明程度——这对于过滤潜在用户来说是很有用的。

  峰瑞资本找到了业内最优秀的一些人来帮助打造这样一个运作良好的新媒体漏斗。当然,这并不是很多机构所能具备的条件。

  

  现在,机构中负责运营新媒体的人大概有两种来源,一是熟悉新媒体环境,但没有相关专业背景的年轻人;二是机构内部了解业务,但不理解媒体传播的专业人士。这种背景的差异让机构的新媒体运营策略出现两极化:要么追求粗放的流量和关注,要么继续充当张贴企业信息的电线杆。

  这两者都不够理想,但是由于前者的数据至少提供了表面上的收益,所以反而成为大多数机构正在效法的模式。看上去很好的数据也会掩盖新媒体运营没有实际效果的真相。一旦有了热门推送,再加上机构内部人员的“自刷屏”,很容易让机构上下对新媒体运营的工作效果产生错误的认知,进一步耽误了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在现代历史的大部分时期,媒体漏斗的上下部分其实是分离的,专业媒体负责用内容引起用户的注意和兴趣,而机构则付费购买媒体预留的广告位置,来完成剩下的转化工作。要求非媒体机构和个人具备运营完整媒体漏斗的能力,是当前市场提出的一项全新要求。

  目前看来,机构和具体的从业者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这种需求,并完成自己的转型。

  本文作者:高颜值新媒体专家,刘晨;请关注他的公众号、知乎和这个专栏

编辑:王世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