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IP可能是中国唯一比房价涨得更狠的产品 起点中文网创始人这样说

2017年03月28日17:06来源:网络综合

  摘要:他说,这几年可能会是内容付费和内容创业最好的时点。依靠平台、依靠流量的粗犷经营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如今的用户正在变得挑剔,他们愿意接受更高质量的服务,这使得内容付费成为可能。

  2017年3月16日,是阅文集团成立两周年的日子,我在前一天访问了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先生。张江是个神奇的地方,没有熙熙攘攘,适合藏龙卧虎。吴文辉说自己几乎每天就是公司和家,比较宅。而就是这个“宅男”,手上拥有中国最多的网络文学版权。阅文集团最新估值已突破30亿美金。

  今年初,关于内容付费是不是大趋势的讨论一直不绝于耳,乐观的有,悲观的似乎更多;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一重磅开年大戏火遍大江南北,又折射出强势IP依然光芒闪耀。春风十里,今年似乎有点与往年不一样的气息。凯文·凯利说,注意力是最为稀缺的,但也是最被滥用的资源。其实,无论是内容付费还是IP开发,都任重道远。

  1

  这几年可能会是

  内容付费和内容创业最好的时点

  吴文辉被称为网络文学的奠基人之一,网络文学商业模式、运行体系、版权拓展机制的创立者。在我的理解中,他是第一代内容商业模式的定义人。

  他创办的起点中文网所奠定的商业模式是作家生态的重要拐点。2003年,VIP付费阅读制率先被提出;2006、2009年,白金、大神作家品牌分别推出;2013年,作家等级体系进一步完善。

  吴文辉说,他在很多年前一直相信内容付费应该成为互联网主要商业模式之一。以前的盈利方式主要是广告和SP业务。内容付费趋势的出现,是建立在正版化、技术进步和精神消费需求提升的基础上的。

  

  他说,这几年可能会是内容付费和内容创业最好的时点。依靠平台、依靠流量的粗犷经营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如今的用户变得挑剔起来,他们更愿意接受高质量的服务,这使得内容付费这件事成为可能。但是这个模式现在还不成熟,大家都在探索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

  IP价值在重新认定和估值

  IP发展仍处黄金期

  过去两年,中国有50%以上的电视剧都来自IP,而且其中大半都来自阅文。吴文辉认为,如今IP的价值被广泛认可,但是对IP的使用仍然存在很多误区。很多人会把IP等同于噱头、敲门砖或直接的用户导流工具,而忽视IP本身的意义所在。

  资本追逐IP,使得行业浮躁,对IP的开发只限于表面而非深层次的挖掘。去年有很多IP改编剧失败,大部分也没有取得预期成绩。市场对此已经做出快速反应,在反思中改进。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成功,就充分证明一个好的IP加上好的演员及认真制作的团队,它能产生的效应是非常强的。IP不是万能的,但IP是整个文化产业活力之源。

  吴文辉说:“IP是中国唯一比房价涨得更狠的产品。原来的IP价格被大大低估,中国网络文学发展二十年,大量IP被创造出来,就在我们的库里存放着,慢慢囤积下来。现在是对IP价值的重新认定和重新估值的过程。这两年,由于市场对IP的大量需求,造成价格上升,这是正常情况。现在最高价格大约在3000~5000万元。IP价格确实在上涨,但只是对过去低估的反弹而已,没有存在特别虚高的部分。”

  3

  IP不仅仅是版权,

  需厚度养成,需深度开发

  阅文成为业界唯一全产业链运作的企业。去年,《如果蜗牛有爱情》、《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斗破苍穹》、《择天记》等大批优秀作品的IP价值被挖掘。IP的深度开发,要营造泛娱乐文化生态。

  在海量作品中,作者创造IP的几率有多高?吴文辉给了一个数据,他说可能是万分之一。电子阅读平台中,会有很常见的长尾效应。顶尖作家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有很好的IP改编价格。阅文的平台已经足够大了,各种类型的作品都有,且都有一定的市场份额。阅文作品储备1000万部,创作者400万人,活跃作家人数增幅去年超50%,覆盖品类达到200多种,触达6亿用户,日活用户超过3500万。

  中国网络文学野蛮生长二十年,已经有了一定的厚度,这个产业在世界上都是最好的,且拥有最庞大的用户群。在中国,每3个网民就有1个在看网络小说。用户规模在2016年首次超过3亿,成为移动互联网核心内容和国内最大的UGC(用户产生内容)文化产品之一。

  吴文辉说,怎样让IP版权真正变成IP本身,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版权,这是他目前思考的主要问题。他提出了“文学万有引力”说,即以文学为基础,诞生影视、戏剧、动漫、音乐以及周边商品,进一步衍生出更多更丰富的艺术、人文和商业形态,这一切皆从文字开始。

  作为目前IP产业最大的内容源头,阅文集团已经告别过去单纯进行版权售卖的模式,深入介入全产业链发展,缔造“IP共营合伙人”等创新模式。以《择天记》为例,开创了国产动漫全季付费新纪元。阅文集团自主动画开发占网络文学改编动画的90%以上,《斗破苍穹》打破3D动漫纪录,国产动漫首例24小时点击过亿,现在版权在万达手中,但是经过多方开会讨论确认,联合了腾讯游戏、腾讯影业、万达的电影制作和院线,这个IP开发将走向更加纵深的道路。

  阅文的定位是数字阅读与优质IP双核驱动,要做引领行业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商业模式一方面是清洁正版的电子付费阅读;一方面是IP增值。IP增值让商业模式更加稳健。

  我们知道,种子银行是专门保存植物物种的仓库,好像储存货币那样,在正常情况下进行封存,一旦需要的时候就把种子提取出来。以此类比IP也一样。阅文先培育IP,而且这个IP就自带粉丝存量。吴文辉说,IP一旦进入天时地利人和都符合条件的市场,就能帮助产品奠定基调,并且其中大量的情节、对话等都可以在脚本上重复利用,粉丝也容易被带到相关的产品中去,IP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增值了。新的增量粉丝也会加入,实现良性循环。

  4

  抓住年轻人才能红,

  他们是用户,他们也是效率

  90后已经成为网络文学新力量。阅文的平台数据显示,90后占签约作家的45%;90后逐渐变成社会消费的一大群体。在商业利益和用户选择的驱使和支撑下,会有大量年轻人参与到这个行业的深度开发中去,最后把这些内容变成主流的内容。

  吴文辉说,“相信时间的力量,网络文学在慢慢主流化。其实你可以看到这两年电影票房也在发生变化,有很多内容突然变得不太适应市场。其实很大原因正是因为90后,这个新兴族群变成社会主流,变成社会消费的大群体。如果不关注他们的需求,就会大大落伍。”目前,阅文几大平台上的读者过半是年轻读者,且大部分用户都已经迁移到无线平台上。

  吴文辉说,不管用户的层次怎样变化、未来的行业发生什么转变,阅文的平台也好,作家也好,都能迅速适应变化,创作新的内容。经典的东西迟早是要在这个平台上出现的。

  因为他们抓住了最能体现变化的这代人。变化的源头就在他们那里,怎么可能不适应变化呢?雷军说,传统行业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远离用户的问题;一个是效率问题。而网络文学行业对其他行业的启示是,他们本身就身处变化中,用户随时投票,变化排名,迅速做出反应。

  5

  IP保护与发展,

  需要一个干净明亮的商业世界

  吴文辉说,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2004年一起来到上海后,就一直在这里,且一直在张江。上海是一个相对来说守序和守法的城市,管束相对比较轻,法律又相对比较明晰和严格,所以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比较轻松。

  当我问到对创业的政策环境的体会时,他说:“作为行业最大规模的领头企业,我们非常注重内容的管控,这么多年来,我们因受到政策部门关注而受到处罚的几乎是微乎其微的。我觉得这是其他很多大企业都无法做到的,这挺重要。”

  2016年,除“剑网2016专项行动”效果显著外,阅文还发起“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仅2016年,阅文就发起民事诉讼800余起,下架侵权链接数十万条。吴文辉说,相对来说,侵权在行业管理上还不是特别成熟。阅文要求很严格,要求作家认真履行义务,版权之争很少见。因为历史原因,男性作家相对集聚在起点中文网,对他们的管理相对严格、统一。女性作家经常在几个网站间流通,所以管理稍微有些难度。当红作家的作品常会被放在聚光灯下仔仔细细地看,如有“借鉴”的地方就很容易被发现。

  6

  内容相关的创业是长跑,

  要专一、持续地跑下去

  描述起十几年的创业经历,吴文辉的描述平淡如水,其过程也是水到渠成:“其实当初是想做一个比同期网站更好一些的文学聚集平台。因为自己在使用其他平台读小说的时候总感觉是差了点什么。

  “做着做着,起点中文网就越来越受用户的欢迎。特别是随着VIP制度的开展之后,大量的作家有了基本的收入回报,虽然收入不高,但具有强烈的振奋作用。作家和读者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后来,我们想塑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这个模式持续运作下去,于是选择了融资。就当时的条件来说,盛大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创业团队决定到上海来加入盛大。

  “2008年,起点中文网运行得非常好,盛大文学就分拆出来,并收购了市场上几个女性文学网站,包括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晋江文学等。当时整个文学行业对于我们的内容评价还是比较低的,很多公众媒体认为网络文学是一些小孩子的东西,很难受到主流的认可,所以当时花了很大的精力去做这方面的工作,做的多是品牌营销、如何主流化的事情。

  “2013年,我离开盛大文学加入腾讯,腾讯把文学业务剥离,包括QQ阅读等,整合成腾讯文学,我的主要努力是以无线互联网为主重新切入这个行业。2015年,腾讯文学将盛大文学收购,合并成了现在的阅文集团。”

  15年里有很多故事,分分合合,孰是孰非,在吴文辉看来都不重要。他说,“这个行业是我比较喜欢的,我能够在里面经常地看书,并且把这种乐趣带给其他的人,我觉得这是非常有趣的。我没有副业,只专心做这个平台,再做几年可以退休了,没有时间再做别的了。”

  内容创业是最不能用风口来催产的创业领域,它不是一阵风,它是一片瞬息万变的天空,需要的最重要的创业人气质是坚韧。

  7

  创造一种新价值比什么都重要

  2016年阅文集团旗下作者月入10万元的人数已超百人,同比增长3倍。以旗下文学品牌云起书院为例,月入过万的作者达到35%。最新的网络作家富豪榜显示,阅文旗下作者占TOP15榜单的80%。阅文在2016年发放近10亿稿酬是IP商业化进程的重要里程碑,平均每天发放稿酬270万元,稿酬100万以上的超过100人,更新50万字作者平均年薪超过10万元。2016年网络作家富豪榜上的榜首唐家三少,版税1.1亿元,其中一半就是从阅文平台上获得的,他是在起点中文网成名的,现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吴文辉说,不管媒体对自己如何评价,他认为自己能够对这个行业做贡献,就可以了。网络文学行业本是一个很偏的行业,现在创造价值都是额外的收获。阅文为大量作家创造了财富,让作者有更好的创作环境,让读者有更多产品可以享受。

  我问了秦朔朋友圈的老问题,怎么看待企业家精神?他说,“我觉得我应该算是企业家吧。因为,我在这里工作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它能够给我带来金钱,很多时候还是因为能带来心理的满足感。”

  8

  内容平台要可持续发展,

  技术和文化都重要

  吴文辉说,技术上,他们目前最关心人工智能。在海量的书库中向读者精准推荐,是长期需要精进的技术。同时,也在研发像Kindle类似的承载硬件,形成更加完整的生态系统。

  大神说、书评区、作家APP等等这样的技术手段,具有很强的作家与读者之间的沟通能力,他们可以自行协商,创作形式得以变革,与国际上一流的Netflix模式基本一致。

  网络文学从0到1,吴文辉他们曾是造福者和变革者,现在的愿景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文化创意企业,并始终坚持共赢发展的文化,无限扩大创意,热爱、进取、创新、协作,开启全民阅读新时代。

  9

  内容系统要进行边界扩展,

  走出国外有无限可能

  阅文旗下有八个文学网站,两个出版公司;另外外部的合作伙伴也很多,包括腾讯系的手Q(手机QQ的阅读端)、浏览器、新闻客户端、应用宝等等;以及多看阅读、小米、搜狗、360、百度等渠道。几乎可以触达中国大部分的读者群。

  阅文发展得如此庞大,占据了国内正版数字阅读的大半个市场。国内市场渐进饱和后,走向国际,其潜能也是不可估量。拥有无限可能性,是企业可持续发展之本。

  南方周末《中国网络小说走向国外:“为什么我才知道还有这样的小说”》中写到,美国小伙凯文·卡扎德读了八年中国网络小说后,成功地戒掉了毒瘾。

  今年,起点中文网国际站会上线。吴文辉说,看到国外有些网站翻译中国网络小说,并且引起了相当大的关注,中华文化有足够大的魅力,可以被更多人接受。

  10

  低调、宅、简单、内敛,

  笃定的精神特质

  采访的时候,吴文辉一袭黑衣。他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回答问题,显得有些疲累,偶尔睁开大大的眼睛露半分微笑,整体是个威严、内敛的形象。他同事说,他思考的时候习惯闭着眼睛。北大计算机系科班出身的他,因兴趣创业,这些年他读小说的口味也没太大改变,基本都是科幻和奇幻小说,当然其他书也都读。他喜欢的奇幻一般是西方那种灵主、骑士、魔法之类的,他觉得有趣。这些年他常在张江,低调、宅、简单的生活,一直喜欢同样的事情,一直想把事情做得更好。阅读和思考,就是基本的生活方式。不是公众人物,不爱社交场合,说话直接、不加修饰,就是个真实的人,有思想的人。

  我个人感觉很多互联网理工男,写代码的都有一点网络小说情节。都说中国互联网只有技术,只有金钱导向,没有精神层面的东西,可能他们衍生的精神和文化都寄托在网络小说里,那里面有奇思妙想,有精妙的情节设计,有抚慰人的精致的想象,有寄托,有自己的来处,有自己的去处。

编辑:王世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