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互联网“死亡名单”

2017年04月03日10:19来源:网络综合

  时势造英雄,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互联网企业诞生。与此同时,也几乎每天都有前人倒下。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正直登天堂,人们也正直下地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个产品或公司的死去固然令人叹息,但后人如能从中获得经验教训,也能让前辈略感欣慰。

  在清明节即将到来之际,Bianews整理了这份中国互联网2017 Q1死亡名单,供后人借鉴参考:

  斯凯无人机

  死因:资金链断裂,行业趋冷

  今年年初,有媒体爆料称,西安无人机企业斯凯智能已经破产倒闭,仍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倒闭主要原因为产品滞销积压,导致资金链断裂。

  

  这家公司此前曾获得百度原副总裁李明远投资,占股约10%。有媒体调查现实,斯凯无人机原办公地点已被另一家公司占据使用。

  从去年12月至今年1月,Parrot、亿航、零度等多家无人机行业公司都传出了裁员消息。斯凯无人机的倒闭,并非孤例。

  简评:

  无人机市场在2015年突然被引爆。伴随着主要元件与技术成本的下降,这个以往一直存在于专业领域的产品突然下探到消费级市场,获得了部分Geek的追逐。

  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到底有多大,一直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过低的产品售价也意味着产品的利润空间有限,依赖于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企业,不知还能否熬到无人机真正爆发的春天。

  绿盒子

  死因:误入歧途,资方跑路

  今年年初,童装淘品牌绿盒子被曝遭供应商集体逼债,公司申请破产重组。CEO吴芳芳被传已转移资产跑路。

  在此之前的2016年双11期间,绿盒子供应链业务的主管突然失联,大量供应商讨债导致绿盒子支付宝账号被冻结,财务危机爆发。

  吴芳芳随后在微博公开回应,承认公司经营出现问题,但否认了其个人的卷款跑路传闻。但供应商代表则表示,吴芳芳并未出席协商会议,也拒绝接听电话,仍在逃避责任。

  

简评:

  简评:  绿盒子成立于2010年,是一个立足于互联网电商渠道的童装品牌,成立之初的两次融资都十分顺利。但在2011年,绿盒子踏入了自建B2C电商网站的深坑之中,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自建B2C电商平台可以创造良好的品牌形象,并避免出现受制于人的局面。但与此同时,自建B2C电商平台的成本对于中小品牌来说过于高昂。有业内人士称,绿盒子自建平台的获客成本是淘宝的8~10倍,这显然是一家中小型公司难以承受的。

  2015年,刚刚恢复元气的绿盒子准备重整旗鼓,却遭遇了投资方董事长跑路的尴尬局面。失去了资金的绿盒子,最终在2016年末步入寒冬。

  京东到家上门服务

  死因:用户难寻

  京东到家于今年1月宣布,将于2月10日关闭上门服务。此后,京东到家将仅保留生鲜等商品配送服务,家政等服务将下线。

  

  京东称,关闭上门服务原因为,用户更倾向于使用京东到家购买商品,而非选择上门服务。京东到家商品服务将整合入此前与京东到家合并的新达达内。

  简评:

  很显然,到家业务的核心是上门服务,而非商品配送。失去了上门服务的京东到家,本质上已经死亡。

  在O2O概念火热的时代,多家巨头与众多创业者纷纷进入了上门O2O的市场。创业门槛低、模式简单、补贴能显著刺激消费,都成为了上门O2O的优势。但高企的运营成本与无法形成壁垒的商业模式,让这些上门O2O项目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几乎消失殆尽。

  如今的上门O2O服务,幸存下来的只有少数巨头与垂直细分行业的创业者。不可否认的是,上门O2O的市场确实存在,但在很多领域,其体量还难以支撑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

  订房宝

  死因:模式不成立

  2月8日,酒店尾单预订应用订房宝停止服务,App端与微信端均无内容显示。Bianews随后致电订房宝客服,得到直截了当的答复“我们不做了”。

  

订房宝的主要商业模式为,将高星级酒店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提供给临时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

  在此倒闭前不到半年,这家企业刚刚完成1000万元A 轮融资。苍井空也曾为订房宝站台,出任首席用户体验官。

  

简评:

  2014年,与订房宝拥有类似产品逻辑的‘今夜酒店特价’被京东收购。其创始人任鑫后续反思,一些高档酒店宁可客房空置,也不肯低价售出,低价会损伤酒店的品牌。

  在某招聘信息网站上,多位求职者吐槽订房宝对公司未来模式不够清晰。也许订房宝的失败,早已命中注定。

  

  订房宝选择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商业模式,却没有仔细审视这个商业模式能否支撑起一个创业团队的生存。

  光圈直播

  死因:融资不利

  2月17日,成立于2014年的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倒闭,官网已不能正常访问。创始人兼CEO张轶对此回复表示:创业维艰,一言难尽。

  据悉,光圈直播60名员工已被停发薪水长达半年,共计300万左右。平台主播被拖欠的数额从5000至9万元不等,均要薪无果。张轶在微信群中向员工坦陈了融资不利的事实后便解散了该群。有消息称张轶已入职新丝路,任副总裁的职位。

  张轶曾在接受采访时称,2016年4月,光圈直播的用户量已经到达40万,主播超5000人。但光圈主管用户数据分析的的前员工表示,光圈直播高峰时期的日活用户只有2万,这其中还包括了机刷量。而累计装机量始终只有100万左右。

  2015年9月,光圈直播曾获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的pre-A轮融资。

  简评:

  2016年是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众多看到直播领域风口的创业者、甚至大公司如bat纷纷入局,出现细分领域的平台,如主攻游戏直播的斗鱼;并无内容细分进行泛生活直播但已靠明星、公益宣传等营销方式深入用户认知的平台,如映客;还有些背后有强大社交平台流量支撑的平台、如一直播;用户群定位精准的平台,如快手

  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1月,国内至少有116家直播平台,90%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处于天使轮融资的约占30%。多家没有融到B轮的直播平台处于关闭的边缘;有些已经关闭的平台依然未能还清拖欠主播的款项。

  平台初创,没有广告等盈利,只能依赖融资,但当直播平台行业局竞争局势趋于稳定,头部平台优势凸显,没有细分特色、没有平台、IP内容支撑、没有流量的直播平台很难成为后起之秀,更难以出现抓住投资人的闪光点。

  小马过河

  死因:经营不善

  3月初有网友爆料称,主打出国留学培训服务的教育公司“小马过河”已拖欠员工两个月工资,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解散公司,与上百员工解除劳动合同,佯装破产。其中,还有员工在公司门口举条索薪的照片流出。

  

  小马过河曾于2014年1月获1200万天使轮投资;2014年5月获A轮500万美金投资;2015年1月,获得1000万美金B轮投资。

  针对破产欠薪的报道,小马过河创始人许建军今日凌晨发布《关于小马“破产”危机的声明》,确认公司经营不善,已进行公司关闭暂停营业,进行破产清算。

  简评:

  小马过河获得融资并在资本注入后,就快速扩张并转线上产品开发,扩张高峰时,员工规模一度达到900人。但全面从线下转型线上,原有的盈利项目停卖,低价导流产品每月又收入太少,短期内的营收并不能维持日常运营成本,导致资金链断裂。

  完美幻境

  死因:资金链断裂,行业趋冷

  今年3月,全景相机公司完美幻境被深圳南山法院查封,公司CEO赵博疑似失联。

  

  据该公司员工爆料,2月27日,完美幻境裁掉了除CEO、市场总监、技术总监与销售总监4人外的全部24名员工。被裁员工的工资也尚未完成结算。而自全年8月起,完美幻境就已经开始大范围裁员,员工数由100 降至28。

  完美幻境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最早进入VR全景相机行业的企业,拥有自主研发的Eyesir系列VR相机产品。

  简评:

  在VR行业兴起的时候,每一次发布会和路演,我们都能听到这样一句话:VR行业即将迎来爆发。

  但狼来了的故事听多了,便再也不会有人相信狼真的会来。VR并不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早在1995年,任天堂九层推出过Virtual Boy游戏机,但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按照正常科技产品的普及演进规律,新产品必须先经受开发者与发烧友的考验,才可能得到大众普及。从HTC Vive到Hololens,高端VR硬件产品的声画体验依然有改进空间。而受制于如今的硬件重量与电池技术,VR产品的佩戴舒适度与续航能力也亟待增强。

  在VR行业未能迎来爆发的当下,还会有更多的PPT驱动型VR企业走在倒闭的路上。

  借卖网

  死因:放弃治疗

  3月16日,出口分销平台借卖网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因服务器遭受攻击导致网站崩溃。技术人员抢修后认为毁坏严重,无法恢复,所以决定关站…

  

  借卖网是跨境物流递四方旗下子公司,主要为卖家提供一站式的出口后勤服务解决方案。在借卖网平台,中小卖家可以免去采购、发货等流程,由借卖网代为完成。

  简评:

  伴随着大型跨境电商的兴起,中小型跨境卖家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而服务于中小卖家的借卖网,也成为了时代变革的牺牲者。

  黑客不可能击垮一家企业,只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百度医疗

  死因:战略转型

  今年2月8日,百度将移动医疗事业部整体裁撤。这个成立于2015年1月,曾被百度内部寄予众望的事业部走到了终点。

  一个月后的3月3日,百度宣布关停百度医生服务。4月1日,百度医生的数据将全部清除。(Bianews今日早间访问百度医生 yi.baidu.com,页面仍能打开)

  

  在过去的2016年中,由于血友病吧与魏则西事件,百度与医疗机构合作的商业模式备受舆论质疑。2016年下半年,百度多次在公开场合释放信号,将全力转型人工智能,对医疗服务闭口不谈。

  简评:

  百度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透露医疗广告营收占比是在2011年。百度CFO李昕晢在当时曾表示,医疗保健是2011年Q3百度广告营收中最重要的部分。

  抛弃医疗业务会成为百度的壮士断腕吗?值得一提的是,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并不意味着百度将抛弃医疗广告,但会向外界释放出百度淡出医疗行业的信号。

  尽管如今的百度已被公认落后于BAT中的另外两家,但百度依然在国内互联网企业中具备首屈一指的技术能力,如能找准方向并全力执行,仍不失未来的希望。

  在经历了2016年的舆论危机之后,裁撤移动医疗事业部看似艰难,却成为了百度唯一的选择。

  网易一元夺宝

  死因:舆论与政策风险

  今年2月中旬,网易一元夺宝下架了绝大多数商品,并开始向一家第三方一元夺宝公司“快夺宝”引流。

  

315前夕,网易一元夺宝官方网站下架了最后三件夺宝类商品,正式停止了一元夺宝业务。

  

简评:

  网易一元夺宝向竞品引流的方式,也曾在去年滴滴上线新版Uber取代旧版的行动中上演,都是标准的自杀行为。

  多年来,一元夺宝业务由于其变相彩票的运作模式,一直处于法律真空地带,也招致了众多负面舆论。而网易在2016年游戏与电商业务的大幅营收增长,也让网易失去了继续运营一元夺宝的必要性。

  在政策与舆论的双重压力之下,网易最终选择了抛弃一元夺宝业务。荷尔蒙与利益诱惑已不再适应如今的中国互联网,洗白了,才能更好地赚钱。

  友友用车

  死因:资金链断裂

  3月10日上午,“友友用车”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但账户退款服务将持续进行,直到所有用户的所有账户余额均得以退还。

  

  友友用车原名友友租车,成立于2014年3月,最初做的是P2P模式的私家车共享平台。但在2015年10月,友友租车宣布更名为友友用车,主打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业务。在此期间,友友租车曾拿过两轮融资,累计或达2000万美元。

  简评:

  共享汽车一直属于看上去很美,实际却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曾对媒体表示:共享汽车目前难盈利,费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长期亏损的话,财务投资人就会比较谨慎。

  此外,共享汽车还存在便利度不够、停车费用高、充电困难等诸多影响用户体验的问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友友用车的灭亡。

  微视

  死因:“战略放弃”

  3月中旬,腾讯短视频分享社区微视发布公告称,将于4月10日关停服务。

  

  上线于2013年9月的微视,是第一批出现的短视频社交平台,2015年,微视更新频率增加,功能复杂化而没有规律,很多抄袭其他产品的功能,流量减退,微视生命指数急剧下降。

  而2015年3月就曾有消息称腾讯已战略放弃微视业务。微视产品部总经理邢宏宇离职,运营总监何钐转岗,产品部多个工作组解散。微视成为被腾讯“战略放弃”的产品。

  如今,微视App仍可供下载,但产品运营维护工作早已停滞,闪退、无法登陆等状况百出。腾讯在短视频社交领域的希望悄然寄托在新上架的另一款短视频社交应用闪咖上面。

  简评:

  微视的衰退,一部分是因为出现的太早。在大众图文时代,快手还在做动图时,微视就做短视频社交。甚至在走下坡路的时候,短视频领域重要的变现方式,广告植入还没有发展起来。

  除了时代还没准备好,在自身运营方面,微视吸引用户的亮点也没准备充足,后期,其他软件的厚积薄发,根据微视的不足开发新的功能,而微视却在模仿,在竞争中失去独特性、创新性质,也失去领跑优势。

  并且,作为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的一个小产品,微视并没有被及时提升到集团层面高度;微视的社交渠道依赖腾讯微博和微信,但腾讯微博终究没干过新浪微博,而微信和微视的连接也没有很好的打通,想从社交渠道分享流量也没能实现。

  搜狐社区

  死因:模式陈旧

  搜狐社区3月23日发公告称,因搜狐集团业务发展需要,搜狐社区将于2017年4月20日正式停止服务。

  

  搜狐社区成立于1999年,包含生活、娱乐、公益等多个频道。搜狐社区在公告中指出,对于日新月异、竞争激烈的互联网互动产品来说,搜狐社区18年的发展实属不易,对网友、版主管理员团队与历任站长及社区工作人员表示感谢。

  简评:

  搜狐社区不是第一个倒下的BBS,去年9月,网易也关闭了自己的社区站。天涯论坛、猫扑大杂烩,西祠胡同也面临着流量下降的问题。即使是模式较新的百度贴吧,也因商业化问题引发诸多争议。

  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BBS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老旧的交流方式让新型用户难以加入,而不够明朗的盈利模式也让BBS的运营成为了一项赔本买卖。

  搜狐社区宣布关闭后,一些网友自发进行了重建社区的众筹行动。如今仍在有BBS运营的企业,几乎全部是中国最早期的互联网公司。BBS也确实聚集着一大群凝聚力极强的骨灰级网友,该不该为这群网友保留一个交流的场所,也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结语

  在这份死亡名单中,众多创业公司的死因不难归纳。他们曾被时代追捧,最终又被时代抛弃。

  时代把一个又一个行业吹上风口,又将他们拉下神坛。在2014年,这个风口属于O2O;在2015年,这个风口属于智能硬件;2016年,则是直播、VR、无人机的。资本造就了行业的明星,也带来了一地鸡毛。

  回顾这份死亡名单,有多家创业公司死于盲目扩张后的危机。资本、媒体的热捧让创业者冲昏了头脑,他们享受于PPT、画大饼带来的快感,却不知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To VC、定位不清、盲目扩张、无盈利能力成为了这些倒闭企业的共性。在未来,不能形成正现金流的公司仍将持续面临危机。

  经过漫长的赛跑,在淘汰掉所有的问题公司后,每一个时代都会留下自己的胜利者,这也成为了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必由之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死亡名单中,一些大公司的项目也名列其中。一些项目因不再适应时代走向终结,而另一些,则出于对未来的判断而主动抛弃。

  中国互联网野蛮粗放的生长期早已过去,一些企业出于自身形象与企业责任放弃存在风险的业务,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担当。

编辑:张培君

相关新闻